本影片因授權因素
暫時無法提供觀看

  • 2010
  • 普遍級
  • 1萬人喜歡
訂閱豪華月租
我的片單

加入我的片單

待看清單

加入待看清單

評分

他用春蠶般的堅持,挖開了亞洲第一口油井,也找到心中屬於自己的一口油井,是他畢生的志業,也是生命的最後出路,當黑黝的地油衝向半空,火光迸發的那一刻,他以身殉油,成就了堅持不變的追尋。 吳霖芳,一個身形與長相再普通不過的凡人,就像我們一樣,但正因為平凡,才顯出其不平凡的願景與意志力。

集數

預告與更多

為你推薦

影片資訊

源 線上看 50分
第1集【渡海找尋新天地】
清乾隆末年,廣東省嘉應州。木匠之子、十歲的吳霖芳,天性好學,但念了幾天私塾,就因年成不好生活困苦而輟學。性情執著、不輕易放棄的霖芳,總會拿著竹尺當戒尺,一個人搖頭擺腦地唸著三字經,不荒廢從私塾習得的學問。父母見了,暗自心酸,寄望年頭快些好起來,霖芳才能繼續唸書。
源 線上看 50分
第2集【父母雙亡入江府】
請郎中看病、請道士作法,轉眼花盡家中所有的錢。為了不讓丈夫謚安與兒子霖芳擔心,秋蓉用野花染紅自己的臉頰與嘴唇,騙他們自己身體已經好轉,但實際上卻是越來越虛弱。終於,因為一次過度的勞動,秋蓉不幸流產大量失血,帶著未及出世的胎兒一起離開了人世。
源 線上看 50分
第3集【染坊初識大小姐】
為了玉妹的兩顆橘子,吃醋的阿東刻意對霖芳找碴,奚落的言詞觸動了霖芳心中有志難伸的痛。有苦無處發的他,只能呆坐在曬布場的一角暗生悶氣。 悶氣。 這頭,江府大小姐婉兒正提筆練字。年幼喪母的江婉,父親江福生對她極盡疼愛,讓她唸書、解小腳,任由她退掉一張張提親的生辰八字帖,二十多歲還沒出閣,成了染坊工人口中性格怪癖的千金小姐。「姻緣由已」,似乎正悄悄透露了她的心事。
源 線上看 50分
第4集【相知相惜生情愫】
為了下雨時搶收江婉曬的書,霖芳反而忘了收染布,讓布都被雨淋花了。劉師傅一氣之下,原本要讓霖芳的賣身契再延期兩年作為補償,經過霖芳一再懇求,才答應他如果能把花掉的布重新染好就不追究,但前提是霖芳必須一個人自己處理,不得找其他人幫忙。花掉的布是最難染的,雖然吳霖芳已經在江府做了多年,但也不過是個苦力,怎麼知道如何把花布再染回來?
源 線上看 50分
第5集【姻緣由已身相許】
江福生到鹿港的期間,霖芳與江婉就像後花園私訂終身的平話小說裡的男女主角,相知相戀,而這段小姐與工人的「醜聞」終在全盛吉林老闆來訪的那天爆發,一向對霖芳有好感的玉妹,無意間撞見了兩人濃情蜜意的模樣,一氣之下就向江福生告了密。
源 線上看 50分
第6集【江婉私奔離家門】
玉妹與阿漢趕到霖芳老家,才從阿煥伯口中得知來晚了一步,霖芳已被黑衣流氓綁走。正當眾人以為霖芳一定凶多吉少而難過不已,霖芳突然在吳端的陪同下回來了。眾人因為霖芳大難不死十分高興,但也擔心江福生一定不會就此罷休。在吳端的提議下,決定協助兩人私奔,到山裡另尋新天地。
源 線上看 50分
第7集【挖井取水地油現】
這個與說著客語,卻與山上人作夥的男子,原來就是邱烈的兒子--邱茍。邱茍因為長期在原住民部落長大,舉止行為已經不像漢人,但他為人熱心,熱情直爽,加上霖芳秉持著大丈夫的寬闊胸襟,常與邱茍聊上一些志氣理想,兩人因而結為好友,連原本對邱茍並無好感的江婉也逐漸接納他。而在邱茍的幫助下,兩人終於在山裡安定下來。
源 線上看 50分
第8集【原漢不和里眉死】
霖芳與邱苟成了朋友,但邱苟喜怒無常的個性,與駭人的行事風格,還是讓霖芳隱約感到不安… 嘉慶22年(1817),貓裏街上發生了漳泉、閩粵械鬥,戰火燃遍了吞霄、中港等二、三十里之地,留下了難以完復的滿目瘡痍。亂平後的第五天,吳端領著在亂中受害因而精神恍惚的妻子席孚洛,與近二十名男女老少來到山野,在霖芳的屋旁蓋起草寮、朝山裏拓墾荒地,十幾戶人家就此落戶。
源 線上看 50分
第9集【吳端捨身救霖芳】
霖芳以性命勸阻眾人,卻被隘勇火旺開槍打傷,原來害死里眉的兇手正是火旺!他為了逃避追查刻意掀起原番之間的衝突,而霖芳的勸阻威脅到他的安危,決定先發制人痛下毒手,甚至連已有身孕的江婉也不放過!此時另一名隘勇阿萬看不過去,一槍把火旺打成重傷,並說出事情原委,眾人才知道原來是他們兩人在調戲里眉時失手將她悶死並棄屍溪流,而闖下大禍。
源 線上看 50分
第10集【霖芳得子名庭蔭】
霖芳的長子吳庭蔭出生了。在父母及席孚落的照顧下,庭蔭一天天精壯活潑,也讓霖芳動起想待孩子回江府見外公的念頭,但江婉卻仍對這件事再三躊躇。 在眾人的推舉下,霖芳遵從了吳端的遺願,擔負起領導村民的重責大任。「石圍牆」也因為衝突事件出了名,貓裏、大甲、吞霄附近的農戶接踵而至,到了嘉慶二十四年,石圍牆內外已有三百餘口人。人越多,需要的墾地也越多,在眾人的懇求下,霖芳透過邱烈的幫忙,進入番社訂定墾約,不料此舉卻引來邱茍的極大反彈,甚至對霖芳動了殺機。
源 線上看 50分
第11集【重回江府人事非】
為了不讓彩珠藉題嚼舌,江婉想把懷錶還給福生,霖芳卻認為這樣會使老人家更傷心而勸阻她。這不寧靜的團圓夜,讓霖芳久久難以入睡,走出房間來到邊廳,遇見了福生,經過一番長談,霖芳才終於體會到當年兩人的私奔,對福生而言是多麼傷心的打擊,也因此打開了翁婿之間的心結。此時,站在門外聽著兩人對話的江婉,早已淚流滿面…
源 線上看 50分
第12集【庭蔭動情戀秋妹】
謝秋妹身世悲涼,因為父親好賭,被賣到「四季春」為婢三年,不料老鴇竟千方百計要她賣身。原先,庭蔭是被秋妹楚楚可憐的清秀臉龐所吸引,知道她的遭遇之後,更由衷愛憐這個可憐的少女,而庭蔭對秋妹的好,也讓從未感受過溫暖的她萌生了淡淡的愛意。兩人利用秋妹出門到溪邊洗衣的時候約會,享受短暫的快樂,庭蔭向秋妹保證,一定會想辦法帶她離開「四季春」。
源 線上看 50分
第13集【霖芳立志挖地油】
庭蔭這日又到溪邊,卻不見秋妹來洗衣服,心急之下跑到「四季春」準備爬牆一探究竟,卻被上街賣布的席孚洛撞見,也只能眼巴巴地被她拖回家… 在霖芳告知有關地油的事之後,杜世用又陸續翻閱古籍,發現甚至在八百多年前的北宋就已經有人發現地油,並預言此物將大行於世。霖芳於是將自己多年來一直想要開挖地油的事告訴了告訴杜世用,讓杜世用聽了大感痛快。在杜世用的鼓勵下,霖芳立刻與春森兄弟換了地,準備挖油。
源 線上看 50分
第14集【庭蔭救人反肇禍】
庭蔭再次見到秋妹,她已經是個半死的人了。 從溪邊回來的那一天,秋妹因為被發現私自離開妓院而慘遭毒打,老鴇盛怒,令人強暴秋妹逼她屈從接客,不料事後秋妹竟上吊自盡。為了逼她就範,也預防她再自盡,還把她手腳反綁關進柴房每天逼打。庭蔭不顧一切要救走秋妺,卻被妓院眾人圍堵,在混亂之際,他失手殺傷其中一名圍事,而被抓進了衙門。
源 線上看 50分
第15集【霖芳力阻勦番社】
看到洪盛發動用了官府的關係,邱苟決定假意與漢人續約,再伺機奪回土地,可洪盛發也動著歪腦筋,以庭蔭為誘餌,想說服吳霖芳將租約偷偷改為賣斷,卻遭到霖芳的嚴正拒絕。此時正好有洋商到腦寮來談生意,動不了租約,洪盛發把念頭轉到地油上,想試試這地油是否真如吳霖芳所說那麼有價值。只見那洋人興奮地大叫,讓洪盛發暗自竊喜:這次,可挖到寶了!
源 線上看 50分
第16集【亞洲首座油井成】
在洪盛發的操弄下,石圍牆的居民無法向山上人租地,許多人只好搬離。理想與現實,此刻的霖芳可說是全盤皆輸。他心念一轉,成事何必在我?而將油源可能烏溪河上游的消息告訴了邱苟,希望能幫助邱苟挖出地油。 這頭,彩珠急急地打聽著究竟是哪家的師傅,竟能染出這般透藍亮綠的布,得到的回音竟然是—江婉。此時江婉已經因為染布,健康大不如前,但她仍堅持要染布功夫教不得、學不會,只能親自下染。
源 線上看 50分
第17集【染布嚐毒病江婉】
江婉的病情愈來愈重,看在月春眼裡十分著急,哭求江婉教她染布讓她代勞,席孚洛卻堅持反對,因為她發現月春其實是福生染坊派來偷取配方的人。爭吵之間,月春一時情急,當著霖芳的面說出了江婉因染布中毒不斷掉髮的事,只是為時已晚,江婉的毒已經無解。席孚洛難過、自責,為什麼她要拿藍花給江婉?為什麼她不及早勸江婉放棄染布?夜深,席孚洛一把火把染房燒成灰燼,說了一聲要回山上,從此杳杳無蹤。
源 線上看 50分
第18集【庭蔭豔紅終無緣】
那紅衣女子一身華服,與秋妹大不相同,但面容卻十分相像。庭蔭追索著她的身影,來到一個掛滿風箏的樓房,見著了那面敷脂粉、口唱小曲的佳人,沒錯,正是秋妹。 久別重逢,但人事已非,秋妹變成了艷紅,而庭蔭也已娶妻,然而彼此都無法忘情。庭蔭留著秋妹的繡鞋,秋妹藏著庭蔭的懷錶,兩人再也抑不住熊熊燃燒的愛戀,徒留吳家牆上破碎的囍字,就像是庭蔭與月春的婚姻,就連月春最後一次為庭蔭送傘,也只是換來心碎…
源 線上看 50分
第19集【霖芳上書重開井】
離家後的庭昭暫時在倉庫當搬運工討生活,一日,他因幫忙一名在街上迷路的外國人,遇見了新任的船政大臣沈葆禎,而被延攬任用。 逃亡的邱苟終於被補,眾人對他無不嫌棄迴避,只有吳霖芳特地來看他最後一面。兩個血性漢子,一個為泰雅,一個為地油,都是堅持理想的傻子,想到這裡,霖芳與邱苟也不免為彼此一樣的傻勁而失笑。邱苟婉拒了霖芳遞給他的最後一口酒,因為他一生痴醉太久,因為他要清清醒醒,慢慢走這最後的路,到彩虹彼端尋到泰雅的祖靈,尋到里眉…
源 線上看 50分
第20集【井開油出遂心願】
絡克酒後尿急在路邊小解,不料庄裡的婦人家正好經過,引發了一場誤會,幸好在大頭的解釋與霖芳的調停下,由絡克出錢請來戲班演出布袋戲向大夥兒賠罪,總算大事化小。就在眾人高高興興看著戲時,突然天狗食月、天搖地動,油井隨即噴發。可惜,是水,不是油。就在霖芳感到氣餒不解時,簡時與絡克卻興沖沖地跑來,原來那正正是積聚地底的地下水,繼續往下挖過岩層,就可以挖到油!屆時黑油將噴發上天,就像下雨一樣…
請登入後繼續操作
成功!
操作有誤,請重試。